微信公众号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职场天地 > 正文

审计铁军炼成记:一年出差200多天

2017-04-17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作者:陈灏

  原标题:审计“铁军”炼成记:一年出差200多天 常受恐吓

  ◆《人民的名义》热播,让很多人对检察这个工作多了很多了解,而另一支屡建奇功的经济监察力量——审计,还有很多人知之不多

  ◆审计人员受到的恐吓远比“糖衣炮弹”多

  ◆“每天早上醒来,我都要躺床上想一小会儿:自己现在是在哪儿,今天要干些啥”

  ◆“在我们这里,每年出差200天以上是正常的,300天的也不少”

  ◆审计人员的旅途中没有风景,只有提心吊胆

  ◆孩子质问难得一见又急于管教的父亲:“你回家就是为了打我吗?”

  ◆《瞭望》带你近距离感受10万审计干部的人生甘苦

  半夜醒来,郭栋迷迷糊糊发现身边躺了个人,他吓得浑身直冒冷汗,差点蹦了起来。半晌,他才想起自己回到了家里。

  郭栋是审计署驻济南特派员办事处的一名审计人员,每年大半时间都在全国跑。大多数夜晚,他不是住不同的宾馆,就是睡不同的火车。他自嘲地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每天早上醒来,我都要躺床上想一小会儿:自己现在是在哪儿,今天要干些啥。”

  类似的体验,济南特派办的大多数审计人员都有。当瞭望记者说起自己每年出差上百天时,特派员王志伟笑了,“在我们这里,每年出差两百天以上是正常的,三百天的也不少。”他说,对特派办的审计人员而言,能在省内干审计项目就算是福利了,这样周末回家的机会可能多一些。

  审计监督作为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虽然审计机关的工作成果经常成为社会关注焦点,但是审计人员真实的工作和生活,永远是低调地将自己的青春奉献在一张张车票上、一卷卷档案里、一组组数据中,用平凡的工作守护着党风党纪和群众切身利益。

  近日,《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深入审计署驻济南特派员办事处,从这个可以代表十万审计干部的审计战线“窗口”,贴身观察和感受了他们的酸甜苦辣。

  “爸爸,你回家就是为了打我吗?”

  近年来,审计工作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和关注,审计人员肩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最忙的时候,他们曾在一周之内拿出一个市和一个县的财力审计调查报告,参审人员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了解到,济南特派办有140多人,办公楼内大多时候只能见到20来人。审计署在全国18个特派员办事处莫不如是。

  “每次出差审计,都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审计人员包雯介绍说,出差审计是她们的工作常态。为了不耽误周一开始工作,很多时候大家选择周末就出发。就在去年,一个审计小组在十来天时间里辗转跑了五个省的十几个县市,带回的审计证据材料装满了行李箱。

  副司级审计人员吴天赞曾带着审计组在某边远省份待了一整年。他说,每个项目什么时候交审计报告,有严格规定,不得逾期。每天晚上,大家都要在被审计单位加班到十点多。“人家单位锁门了,我们要从传达室老大爷住的小屋里穿过去才能出办公楼。最初老大爷挺不乐意的,到后来理解了、很热情。”

  审计人员的旅途中没有风景,只有提心吊胆。在一次审计出差的归途中,两名审计人员在火车上过夜,一人睡觉,一人守着审计证据。看守材料的同志太困了,就把两个手提箱藏到了被窝里,站到车厢头看着。睡觉的同事醒来后,误以为人和材料都被审计对象劫走了,径直从卧铺上跳下来,差点找遍了这节车厢。

  一年到头在外地跑,家人难免被忽略。副特派员李菁介绍说,审计人员几乎家家都有自己的故事:

  ◦有人请了半天假,领到结婚证后继续出差;

  ◦有人妻子手术前,签字的是自己同事;

  ◦有人夫妻俩聚少离多,结婚好几年了还没顾上要孩子;

  ◦甚至有人因为出差,差点把婚事给拖黄了……

  审计人员司晓东和女朋友谈婚论嫁很久了,年龄也都不小了,但他一直没空准备婚事。准岳母坐不住了,以为他拿出差做幌子敷衍自己的女儿,打电话给他下了“最后通牒”。当时司晓东正在外地审计,他只能跟领导请假,“再不回去媳妇就要跑了。”

  还有一名审计人员,孩子留在老家让父母照顾,偶尔才能见一面。明明思念成河,见面之后却总急着补足孩子不在身边时缺失的“家教”,难免动手打他。有一天,孩子哭着问他:“爸爸,你回家就是为了打我吗?”说到这里,见惯了风雨的王志伟眼眶红了。

  “审计证据材料就是审计人员的宝”

  审计项目多种多样:既有举国关注的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审计,也有让被审计单位和地区不敢掉以轻心的领导干部任期经济责任审计,还有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保障房审计、支农资金审计等类型。

  在审计人员眼里,大大小小30多类审计工作,最难的是审计取证。“不涉及利益的时候,对方还愿意配合;涉及利益问题,阻力就非常大。”吴天赞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一次针对“小金库”的审计中,被审计单位的财务人员打开保险柜,试图把关键证据材料扔向车水马龙的街道。幸亏审计人员提前安排,证据才得以保全。

  吴天赞说:“即便他们真的销毁了证据,我们还有其他办法,审计工作不会就此划上句号。”在审计人员的深入追击之下,一个几千万元的“小金库”被挖了出来。

  除拒不配合之外,被审计单位“盘外招”也五花八门。审计人员汪宇告诉本刊记者,有一次审计组发现一家企业“拿地”过程有猫腻,千方百计从多个渠道拿到了土地转让协议。就是这份关键证据,四个版本的同一份协议居然长了四个不同的样子,全是虚假材料。

  此外,审计人员介入调查之后,企业负责人先是向审计人员的宾馆房间里送整箱的贵重特产;被退回之后,企业负责人开始闭门不见,还安排人进行跟踪。“每天晚上准时打电话过来,和我们‘确认’白天的行程。但我们心里没鬼,不怕干扰。”

  只要有“猫腻”就会留下线索。审计人员历时一个多月,查清了这起政府违规向企业出让土地使用权问题的真相,也拿到了原市领导涉嫌违纪违法的直接证据。最终,违纪官员被问责,这家企业的非法所得被追回。

  “审计证据材料就是审计人员的宝。”“女汉子”何莉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拿到手的每一张纸都充满故事:有时候为了怕审计对象跑路,大冬天的天还没亮她们就守在被审计单位门口;有时候辛辛苦苦拿到的材料,最后发现是虚假信息,需要从头再来;有时候为了核对一个数据或一笔支出,审计人员要跑两三个省……

  去年,何莉接手了一项扶贫资金审计工作,需要走村入户调查。她和同事下了长途车之后,大多数时候只能从乡镇驻地步行到村子里,挨家挨户询问。就是这样一步步走来,她们查出了850多万元扶贫资金被闲置的问题。

  一年下来,这个审计组整理出来的审计档案超过5万页,如果把这些A4纸堆起来,有3米多高。何莉对本刊记者说,这些材料都是从被审计单位像挤牙膏一样挤出来的,从拿过来到最后完全归档合格,至少要过手十几遍。

  正是在这样严格的筛查和比对下,济南特派办2016年共清理出违规问题和管理不规范资金上百亿元。李菁说,“这些钱每一分都是国家和人民的,也都渗透着审计人员的汗水。”

  “孩子能够在更加公平的社会里成长”

  汗水不会白流。在当前审计机关重点关注的重大违纪违法、重大损失浪费、重大风险隐患和重大履职尽责不到位等问题上,他们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在对京沪高铁第三标段的跟踪审计中,他们查出的一份虚假合同指向了丁书苗,最终牵出了刘志军贪腐大案;

  ◦在全国社会保障资金审计中,他们锁定了呼和浩特铁路局王玉文骗取社保资金两千多万元的线索,王玉文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他们发现3户医药企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造成国家税收损失3亿元;

  ◦他们发现两个公租房项目没有通水通电,近7700套保障房无法交付使用……

  成绩有多大,诱惑就有多大。济南特派办一位老处长曾有一位同学到家里看望他,带了些家乡土特产,他没太在意。隔天,同学打来电话说,受一家被审计企业之托,土特产里放了一些“特别的东西”。他立刻检查同学捎来的东西,发现里边藏着一摞现金,毫不犹豫就把钱退了回去,并向组织报告。

  王志伟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表示,审计人员不是生活在真空中,常常会面临非法利益的诱惑。为了防止审计人员犯错,审计署设计了一系列约束审计权力运行的内部程序和规定,避免“灯下黑”。

  手握权力,带来的不只有表面的光鲜。审计人员受到的恐吓远比他们面对的“糖衣炮弹”要多。一名审计人员告诉本刊记者,曾有人打电话威胁他说,知道他家住哪里,知道他的孩子在哪里上学。言外之意,是如果自己被查出问题,不会放过他的家人。他说:“担心归担心,工作该怎么干还怎么干。”

  由于工作表现突出,审计人员也会受到高薪邀请。王志伟介绍说,审计人员都是千挑万选选拔出来的,学历高、业务能力出色、能吃苦耐劳,不少被审计单位在接触过之后都想留下他们。

  “很多金融机构开出的待遇是我们薪水的十几倍。更有吸引力的是,他们如果跳槽,陪伴家人的时间也会更多。”王志伟说,这几年确实有个别干部动过辞职的念头,但没有人真正离开。对此,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

  审计人员邱毅说,“希望通过自己的审计,堵塞住制度漏洞,将来孩子能够在更加公平的社会里成长。”

  审计人员汪宇说,“每次看到疑似违纪违法的问题线索,自己都会精神百倍,因为审计代表着正义。”

  审计人员陆钧说,“审计人员选择的是一条没有鲜花与掌声的道路。自己的付出,可以让天空更纯净,阳光更灿烂,江河更清澈,社会更美好。”

  王志伟说,不离不弃源于对信仰的坚守。因为,身为审计人员,他们不希望经济领域有哪怕一个违法犯罪者漏网。(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普通审计人员均使用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