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评论 > 正文

一文读懂中国人为何爱赌博?

2018-12-02来源:功夫财经 作者:布尔费墨

  给布老师打 call

  中国人好赌是出了名的。据说在全世界的各大赌场里,中国人的脸就是VIP的标志。

  我们的钱来得太快了,以至于我们还没有时间去学会如何做一个有钱人。

  在金钱过剩,道德缺失的年代,每个人都在参与着这样或者那样的赌局。只不过表现方式不同:有的人小城打麻将,有的人驰骋国际大赌场,有的人梭哈比特币罢了。

  最近金立手机的老板在海外赌博损失惨重,导致银行债权危机,员工大规模解约,供应商公司股票大跌等巨大的连锁反应。这一事件促使我开始思考关于赌博的一些问题。

  中国人好赌是出了名的。据说在全世界的各大赌场里,中国人的脸就是VIP的标志。拉斯维加斯出手阔绰的赌客中,八成都是中国人。而在一些东南亚国家的赌场里,中国人则接近九成。

  连续多年,每年都有中国富豪因赌博家破人亡,富二代赌博导致父亲变卖家产甚至自杀这一类消息。我就见过一位赌球输了几个亿,被债主追债四处东躲西藏的大公司老板。

赌博破产的截图

  中国人的赌博热情绝不仅仅存在于出国赌博,一掷千金的富豪之间。在国内的小城镇,农村,各种棋牌室都是人满为患。到了春节就更加热闹,从大城市回乡过年的人总爱聚在一起赌两把,而赌博已经成为农村离婚问题的重要原因。

  赌博在中国人中间的泛滥,促使我思考一个问题:中国人为什么这么爱赌博?中国的制度、文化和经济发展中,有哪些因素会导致出现这种问题?

  我们还没学会“如何做一个有钱人”

  谈到“这一代的中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有什么不一样?”这个问题,首先就要从中国的经济发展中找原因。因为中国近三四十年的经济发展速度和水平,是全球都罕见的。

  在1970年代,我们还是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到了2010年代,我们已经是(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的)GDP全球第一的国家了。

GDP

  可以说近三四十年的中国,不仅是富豪阶层,而是每一个阶层,都要比上一代人更加富有。这种全社会性的,突如其来的财富增加,给每一个阶层提出了全新的挑战。也就是说,在大多数人的记忆中和祖祖辈辈的经验里,我们只有“如何做一个穷人”的经历,而没有“如何做一个有钱人”的经验。特别是那些富豪,要学习的地方要比穷人更多。

  在穷人的世界里,“认真读书,考上好大学,找一个稳定的工作”,可能是一条进入上一阶层,也就是中产阶级的捷径。但这种人生路线显然不适合富豪们的后代,这个阶层需要的是接班人,是能和三教九流打交道,懂得做生意,能守住巨额财富,其次还要破土开疆,有进取心的接班人。

  很多富豪物质生活“升级”了,教育孩子的思路却没能“升级”,他们依旧按着“穷人”至多也就中产阶级的思路来培养下一代。

  更有很多白手起家,从底层摸爬滚打起来的富一代,因为童年最缺的就是钱,所以就想当然地以为给孩子更多的钱,就是给他们最好的东西。他们中的很多人,孩子学习成绩差,考不上国内的好学校,就送出国留学,并且给孩子买别墅,买跑车,给他们花不完的零花钱,以为这样孩子就能在国外“成才”。

  很多富二代就是这样,被过多的金钱和父母教育的缺失,培养成了醉生梦死的废物。即便没有被培养成废物,那些开了洋荤的海归富二代,绝大多数也不会回国接父母的班,做他们眼中的“脏活累活”。

  这便导致了一个普遍的问题,就是中国白手起家的富一代,他们中间很多人的产业,在他们老的时候也就画上句点了。

  在我看来,中国的很多有钱人,还没有学会怎么做有钱人,他们的精神配不上自己拥有的财富。没钱的人也别高兴得太早。中国的很多普通人,也没学会“怎么做有一点儿钱的人”,他们同样是有了一点钱就开始各种挥霍。

  就像那首《我赚钱了》所唱的那样:“我赚钱了赚钱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花”。

  这就是我对“中国人为什么这么爱赌博?”这个问题的第一个答案:因为我们的钱来得太快了,以至于我们还没有时间去学会如何做一个有钱人。虽然我们有钱了,但是我们的精神没有跟上我们的财富。德不配位,导致我们的财富来得快,去得也会很快。

  家庭的道德激励和经济赏罚,土崩瓦解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爱赌博?第二个原因,我想是因为中国的城市化和少子化,以及财富结构的巨大变化,造成的传统大家庭和传统道德体系的解体。

  传统的中国大家庭,之所以能成为枝繁叶茂,子孙众多,并且长期存在的一种社会组织,与其说是重生养,不如说是有一个权威在维系着传统的道德规范。

  历经数十年的变幻和发展,这个规范被时代所抛弃了,遗憾的是,时代在抛弃它的封闭和保守等负面因素的同时,连同它的一些正面意义也抛弃了。这些正面意义中,一个很重要的职能,就是道德激励和经济赏罚。

  大家庭不仅是血缘组织,更是一个经济组织。赌博在任何时代的家庭中,带来的几乎都是负面影响。所以一个传统的大家庭中如果出现了好赌之人,那么这个家庭很可能会对这个人进行道德规劝。如果道德规劝不管用,家庭权威就很可能对他进行经济制裁。

  近几十年中国大规模的城市化,使得人们不再依靠家庭提供的资源来作为谋生的手段,而少子化,使得以往在大家庭中存在的,兄弟姐妹之间的竞争不再存在。

  此外,整个社会的财富结构也发生了巨大变化。父母一代人辛苦积累一生的财富,在喷涌而来的货币洪水面前被冲得七零八落。

  当父母一辈的人不再掌握关键资源,不再能在几个子女之间制造竞争关系,甚至不能用自己的财富来作为赏罚的工具的时候,家庭的道德激励和经济赏罚这两个重要的作用,也就跟着土崩瓦解了。

  换言之,在轰轰烈烈的现代化进程中,中国的长辈已经失去了对晚辈的道德和经济控制。诞生在个人原子化时代的人们,从小接受的是义务教育,参加的是追星组织,接受的是综艺节目和朋友圈传播的支离破碎的思想。他们已经几乎没有任何传统道德的概念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父母以及大家庭,已经是一个累赘般的存在,成了一种在逢年过节婚丧嫁娶的时候才需要关注的点头之交。

  于是我们会发现,一方面,在现代化的大背景下,长辈的权威,家庭的传统美德,随着大家庭的衰落而土崩瓦解;另一方面,货币超发导致投机盛行,引发暴涨暴跌的经济循环,使得人们越来越注重短期的机会,而忽略了长期的内在的道德。

  高度金融化的世界,本身就是一个“大赌场”

  谈到货币超发,经济周期,又不禁使我想到,难道这个社会中的赌徒,仅限于那些买彩票,砸金花,打麻将,去澳门赌场一掷千金的人吗?难道法币滥发和部分准备银行制度导致的经济周期,不是把整个金融体系,甚至整个经济体,都变成了一个大的赌场吗?

  那些开着奔驰,穿着Armani的金融从业人员,那些上市圈钱的公司老板,那些掌握世界命运的金融机构掌舵人,他们不也是开赌场,卖赌具,或者亲自下注的赌徒吗?

  美国华尔街衣冠楚楚的董事会,和中国小县城烟雾缭绕的麻将馆,这两种赌局实际上只有玩法的不同和下注多少的区别。

  在现代化的过程中,整个世界被现有的金融制度玩成了一个大赌场。现在去看一部电影,在放映前的10个广告里,就有7个说要帮我还信用卡。

  整个世界正在前所未有地金融化,扁平化,原子化。就像一场大雨把蜘蛛辛苦编织多日的网洗刷得干干静净,那个我们的祖先编织了千年的关系网,他们曾经赖以生存的道德规范,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面对极度不确定的前途的,迷茫无助的,原子化的个人。

  在金钱过剩,道德缺失的年代,每个人都在参与着这样或者那样的赌局。只不过表现方式不同:有的人小城打麻将,有的人驰骋国际大赌场,有的人梭哈比特币罢了。

  我并不是在反对现状,也并不是在大声疾呼恢复传统道德。我想要提醒大家的,是我们既然身在这样一个随时可能暴富,也时刻准备破产,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并且已经没有人敲打我们,提醒我们前路的凶险,那么我们就需要提醒我们自己,守住内心的节操与德行,时刻告诉自己,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在任何时代,权势,财富,名气,一切美好的东西,虽然会暂时被人骗取,但是它们终将百川归海,回到值得拥有它们的人手中。

  在我们这个时代,从一文不名到亿万富翁,不需要太长的时间,甚至不需要太多的努力。有的时候,上天会眷顾一些运气好的人而已。但是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那些配不上美好的人,自然美好不会在他身上停留太久。

  所以那些没有财富的人,不要问财富为什么还没有眷顾我,那些拥有财富的人,也不要问何时财富才会离我远去。我们需要问的,是我有何德何能,才能让财富一直和我在一起。

  古人云,德不配位,必有灾殃。最后,我也想把老祖宗的这句劝诫,送给那些仍旧痴迷于赌博或者以其他方式“糟蹋”财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