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评论 > 正文

道德式记账:如何成为主人

2018-08-12来源:《反脆弱》 作者:尼古拉斯

  塞内加曾说过,财富是聪明人的奴仆,愚笨者的主人。因此,他打破了一点儿斯多葛学派的传统习惯,即保留了所有有利的因素。在我看来,如果以前的斯多葛主义者声称他们宁愿贫穷也不愿富裕的话,我们就需要对他们的态度表示怀疑,因为这可能只是空谈。由于当时大多数人都是穷人,因此他们需要一些说辞来解释他们的处境(从米利都的泰勒斯的故事中,我们就认识到了“酸葡萄”的概念——这种认知游戏实际上就是让自己相信,你摘不到的葡萄就是酸的)。塞内加是用行动来表达自己想法的人,我们也不能忽视他保留着所有财富的事实。关键的是,他表现出爱财富,却不让财富伤害他的行为。

  塞内加甚至在他的《论恩惠》一书中概述了他的战略,并用了“簿记”一词来明确指出,这是一种成本效益分析:“收益的簿记很简单,先将它们全部计为支出,如果有人归还了,则确认为利得(我强调这点);如果无人归还,那么我也不认为这是损失,就当是我送给他了。”这是道德式记账,不过也算是记账。

  这样,他对命运耍了个花样:保留好的、剔除坏的;摈弃不利,留住有利。可以说,他自私地将伤害从命运中消除,同时又以非哲学的方式留住了好处。这种成本效益分析不太符合我们对斯多葛学派的了解(研究斯多葛主义的人似乎希望塞内加和其他斯多葛主义者,都像研究斯多葛学派的人一样思考)。这实际上是一种有利与不利结果的不对称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