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评论 > 正文

为什么会计大拿很难接受经济学?

2018-07-25来源:米塞斯骑士团 作者:空空追梦

  人们经常把经济学家的纸冠戴在会计学家头上,最著名的莫过于郎咸平会计。在经济学讨论中,笔者也常常发现,精通会计的人特别难以适应以主观价值论为基础的正确的经济学说——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比如微博上的一个马会计。关于会计学与经济学的误会,最著名的大概是以列宁为代表的社会主义领袖,他们认为企业家的劳作不过是记录账本的簿记员的工作,米塞斯在《社会主义》中,嘲笑了他们的无知,但这种无知广泛存在。

经济学

  理论谬用 道术之间

  会计学和经济学是那么点关系的,会计学是经营决策工具,经济学是关于人类市场交换行为的科学。笔者在此没有一丝一毫贬低会计学的意思,复式记账的发明的意义不亚于人们学会对火的取用。会计学的进步,使企业家可以精密的控制庞大的商业帝国、使大规模多人合资做生意成为可能,这一发现帮助人类脱离贫瘠黑暗的中世纪,正如火带来的光明。然而,人类往往是先学会工具的使用,才琢磨背后的因果关系。在人类用火烧熟食物后几千年,拉瓦锡才揭示了氧化的因果。而拉瓦锡想必不像部落里的祝融氏先生或天波杨府的杨排风女士那样会玩火,但这并不有损其科学上的思考能力,反过来也一样,术业有专攻。但是,科学可以给应用提供进一步优化发展的理论前景,而燧人氏先生或杨排风女士,却没有与拉瓦锡先生坐而论道的资格,在这个领域,他们需要学习。不幸的是,如果说杨排风女士精湛的烧火棍使用技巧,能够帮助她更快的理解氧化中空气的作用的话,会计学的精湛知识却往往成为理解经济学的障碍,这是学科的不同,情况不同。

  会计学是工具——行动主体(人或组织)的工具;而科学研究的则是整个世界的因果,应用面不同,立足点也就不同。会计学帮助经营者实现对资产状况更细致的掌握和支配,然而经济学却无志于此。如果在朕即国家的时代,会计学似乎跟经济学是没什么不同的,为王记账就是为国记账,所有的经济利益都要围着太阳王转,路易十四的理想是所有统治者的理想。然而,无套裤汉雅克却毕竟不是波旁家的奴仆,这种误解的代价就是第十六个路易为首的很多高贵的头颅滚滚而下。从此家计学与国计学、会计与经济人猿揖别,再用会计的眼光来理解经济学,就有点不识时务。这里最关键的问题在主体与社会。

  会计的记账的内容——财产,也是经济学意义的财产,是行动主体(一个人或由固定机关领导的组织)因需求而支配的财货的集合。一个小区,每个家庭都有财产,小区临街的商超、企业也都有财产,小区居民选举产生的业主委员会(如果是自治小区)或委托的物业公司也有财产,它们都需要或者可以把财产记载账目上,这是会计学的用武之地。但是,这个小区内的各个主体,无论交往多么密切,都不能把这些账本合并为一本账,因为每个经济主体的目的不同,决策也分散,这样的财产加总对任何人都没有什么意义。每个行动主体都关心自己或自己家庭、企业的财货进项出项,但是这个小区整体的进项出项并无意义,没有凌驾于个人和组织之上支配所有人的行动主体,否则就成人民公社或奴隶主庄园了,要死人的,更不要说更大范围的城市、国家了。

  这就决定了会计学的很多观念——主要是方法论——不能直接用到经济学里来,像会计一样为国民经济做规划难免坠入邪恶,这个邪恶有个名字,叫计划经济。

  历史的作用与滥用

  除了方法论,概念上的问题同样重要。对财货价值、价格、成本、利润等概念的定义,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理论指出:价值是主观上财货对人的意义,价值的度量是一种主观评值和排序,利润归根结底是一种心理现象,货币利润是对未来正确预测的奖赏(投机收益),成本是被放弃的选项中价值最高的选项的价值(心理评值),价格仅仅是交换所需的货币的量。相对而言会计学的世界是简单明了的,因它为记账而存在,无论是资产的估价(未来收益折现),还是含有风险的应收账款,都列为一个数字。也就是仅仅是经济学中货币核算的这一部分。概念的差异背后的原因是因为用途不同。

  经济学研究的是一种人的有目的的行动——经济活动,它是基于人的心理活动而进行的。市场交换是个双赢的过程,这是因为双方的禀赋不同,对交换的财货的评值也不同。对买方来说可能是救命的药品,对卖方也仅仅是一种商品。因为评值不同,所以才有交易的可能。而会计是帮助人评估价值、管理财产、经济核算的一种工具。

  在会计的世界里,行动人对财货评值的主观性毫无奥秘可言,因为是行动人自己记账。对货币以外财货的估值,某种程度上是有随心所欲的空间。当它拿出账目作为证明自己盈利能力的证明,谋求投资或贷款的时候,就会发现,就算账目是准确无假的,对资产价值上其他人也一定有与记账主体不同的看法,在贷款上要折现。这个折现率也是放贷人主观上的评价。在经济学的世界里,这里有时间偏好折现、风险折现等等影响因素,不同主体对财货的不同评值也囊括在其中。这些区别在会计应用中并不重要。总之,会计是人的工具,君子不役于物,再重要的工具也是为人服务的,能够帮助人们了解资产状态,大略核算,在融资、借贷的时候有一个可参照的对象,就可以了。会计不能替代企业家判断,没有任何成功的企业家不重视会计,但也不会有任何企业主不做判断而完全按照会计报表体现的数据运营,那就真成了列宁所说的簿记员。有太多无法体现在报表中的意涵,需要人的理解力去主观判断。

  人的经济活动是立足现在,面向未来的。会计是一种严谨的个人经济史记录方式,用历史盈亏来审视检讨过去的经济活动和展现现在的状态。历史对行动人的影响,是一种经验的总结,经验能带来怎样的知识,因人而异,因势而变。会计作为历史的记录,同样也是作为一种经验来起作用,他是行动人决策的参谋,却不是指挥官。大抵上每一个学科都有过分提升自己应用范围的倾向,用会计的概念来学经济学,很容易陷入一种历史主义的决定论,而这实际上是个死循环的宿命论。

  不理解道术之间的差别,会计知识就会成为理解经济活动的障碍。当然,不理解经济学同样可以做一个很牛的会计。比如郎咸平先生虽然作为伪经济学家说了无数外行的傻话,但是作为会计专家的专业水平毋庸置疑。但是,只要想进入经济学的领域,想要从科学的角度认识人的经济活动规律,各位会计大拿应该审慎,你的知识库存并不是进入新领域的助力,大抵是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