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实务 > 财务主管 > 正文

财务共享服务的五个发展趋势

2017-09-03来源: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作者:刘勤

  背景和现状

  尽管全球第一个财务共享服务中心(FSSC)于上世纪80年代初就出现在福特公司,概念似乎并不怎么新鲜,但其真正在中国本土企业中落地却只有短短的10年历史。

  与当初只有中兴、华为等少数几家公司在孤独地探索不同,当前FSSC在全国的发展已成燎原之势,从CIMA、ACCA、德勤、中兴、安永等机构的调查报告中可知,中国一半以上的大型企业已开始使用财务共享服务;从几所国家会计学院火爆的培训班中了解到,各种规模的企业,甚至行政事业单位都在筹划和启动FSSC建设项目。

  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在财务共享服务的应用深度和广度方面,中国的企业已呈现出代际的差异,先进和后进的差距不仅体现在业务流程、核心技术、信息系统、组织架构等设计方面,更重要的是发展战略、管理理念、经营模式等方面的不同。

  近年来一些领先企业的新变化引起了我们的关注,如中兴通讯将共享中心更名为中兴财务云,用友金碟浪潮等纷纷发布云共享产品,阳光保险提出财务共享的众包模式,元年推出可嵌入进企业FSSC的云快报系统,中化国际在共享中心启用财务机器人等,这些典型活动是否预示着某些未来的发展趋势呢?

  趋势分析

  经过对FSSC发展历史和现状的分析和思考,以及对FSSC相关技术发展趋势的研判,笔者认为财务共享服务模式至少呈现以下五个方面的发展趋势:

  趋势一:流程的柔性化和自动化。即财务共享服务中心的服务流程将从当前仅支持标准化、规范化工作,主要服务客户共性需求的“刚性”流程,逐步向支持灵活性、可扩展性工作,可以服务客户个性需求的“柔性”流程方向发展;此外,随着机器人流程自动化(Robotic Process Automation,RPA)技术的逐渐成熟,共享流程的处理会加速向自动化方向发展,在可预计的未来,财务共享中心的常规工作岗位将由财务机器人程序所替代,财务共享中心最终会演变成财务自动化工厂。当然,柔性化和自动化的方向并非一致,柔性化的需求将会增加自动化的难度。

  趋势二:岗位的虚拟化和碎片化。鉴于财务工作的复杂性,完全取消人类操作岗位的设计既不可取(考虑社会问题),短期内似乎也不可能实现(考虑技术问题),因此FSSC中的人类岗位还会在较长时间内存在。尽管如此,由于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FSSC中心的集中办公模式将会被虚拟办公模式所取代,员工可以在不同的城市办公,甚至在飞机、火车、汽车等交通工具上移动办公,这将会使财务共享服务中心的岗位呈现虚拟化和碎片化的趋势,这从某种程度上会改变FSSC的内部管理方式。

  趋势三:运营的外包化和众包化。由于共享中心的岗位任务定义越来越为清晰,以及岗位虚拟化的发展趋势,共享中心的部分工作完全可以整体外包给其他组织和个人,或可采用众包的方式,将共享中心的任务分解后,以自由自愿的形式外包给某大众网络的成员完成,即未来财务共享中心的任务并不一定完全由本中心的自有员工完成,这就意味着财务共享服务中心的组织边界将会呈现模糊化、动态化的特点。这种外包或分包模式将会给共享中心的内部管理,特别是质量管理、风险控制等带来挑战。

  趋势四:平台的集成化和云端化,在日常的交流中,我们曾收集过一些对财务共享服务模式发展的不同观点,一个典型的观点是:“财务共享与业财融合的发展趋势实际上是背道而驰的!因为财务共享强调将企业的财务管理职能剥离给专业的FSSC管理,但事实上一些基层企业的财务信息系统与业务信息系统已有较深的融合,剥离的结果就会降低、甚至失去已有的融合性”。为了解决专业性和融合性的矛盾,财务共享中心的平台必须将自己的信息系统演变成企业整体信息系统的有机组成部分,必须和企业外部的环境系统进行有机的集成。有效的解决方式是,将FSSC信息系统和各分子公司的ERP系统整体迁移到云上,借助于云平台来交换业务和财务信息,以及内部和外部的信息。

  趋势五:服务的一体化和融合化。这里的一体化和融合化是指多种共享中心(财务共享服务中心、人力资源共享中心、法律服务共享中心、信息技术共享中心、客户共享服务中心等)的集成和融合。随着共享中心发展的深入,一方面,财务共享中心与其它共享中心从多共享中心演变成单个综合中心的趋势越来越为明显;另一方面,财务共享中心的服务内容除传统的交易性流程工作(如应收、应付、资产、费用报销、现金、总账管理等)之外,正在延伸到更多的高价值流程工作(如计划分析、全面预算、税收筹划、资金运作、风险管理、公司治理、投融资管理等),而这些高价值流程工作更多需要与管理会计和业务的融合。

  结束语

  我曾经在微信朋友圈中表示:“漫谈的意思就是不系统的谈,有点意识流式的谈”,也可以被称为“蒙太奇式的谈”(朋友语)。之所以用漫谈的形式讨论问题,并非想借此掩饰自己能力的不足和推托法律责任,而是想说明:这里所谈观点不是最终系统性的研究成果,充其量只是一个半成品,仅代表自己某个时间段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