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考试 > 经济学 > 正文

经济就是你和我

2018-09-17来源: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作者:布莱恩·巴尔弗

  经济是不是“过热”了?它“运转的声音”正常吗?美联储是不是应该“加足马力”促进投资,还是该“踩刹车”?

  这些问题显然是把经济比喻成了一台发动机。可是为什么呢?

  其实,经济更像是一个复杂的生态系统,而不是一台引擎或机器

  实际上,一台机器是人们为了实现某个目的而有意识地设计的,机器的部件为了达成那个目标而被组合到一起。

  与之相反,经济则是众多买方和卖方之间复杂的、持续演变的交易网构成的。在人类多样化的个人偏好和欲望的基础上,出现了繁杂而精巧的生产和交易结构。这些结构是在不断变化的

  机器是用来达成一个单一目标的,经济则没有这样的单一目标,而是包含了亿万个目标。

  什么是市场?

  经济学家路德维希·冯·米塞斯在他1949年的鸿篇巨著《人的行动》中,对经济做出了深刻的描述。关于“市场”,米塞斯这样写道:

  “市场不是一个地方、一个物品或是一个集体性的实体。市场是一个过程,由在劳动分工下合作的不同个人行动的相互作用而驱动。市场处于不断变化的状态,决定这一状态的是人们的价值判断以及他们在这些价值判断主导下采取的行动。”

  请注意米塞斯强调了市场不是一个任何类型的实体,也就是说它并没有什么设计目标或预期成果。相反,他把市场形容为一个过程,这一过程包含了“市场社会的成员们为了满足相互合作的需要而对个人行为做出的调整”。

  因此,经济不是一个有着自我意志的实体或机构。相反,它是个人和实体之间相互作用的自组织过程,其中的参与者们始终不断地进行调整。

  人们不停改变他们的需求和欲望,并根据价格和选择的变化而作出调整。企业家根据消费者的喜好不断调整行动,并试图预测需求。这个世界提供给人们近乎无限的选择和组合,可以用来创造商品和服务,但资源还是稀缺的。

  以控制为目的

  那么进步主义者和左翼人士们为什么要把经济降格为一台冰冷的、面目不清的、有着自我目的的机器呢?

  答案可以归结为四个字:控制社会

  当民众把经济当做是一个机械化的实体、可以通过按对按钮、拨对表盘来进行改善时,政府的计划者们就可以更容易地控制经济。

  例如,在2008年大衰退的低谷时期,保罗·克鲁格曼从他最钟爱的约翰·梅纳德·凯恩斯的一句名言中找到了灵感:“我们的磁力发电机有问题”。克鲁格曼把经济下滑比喻成“经济引擎”的“关键部位”失灵了,并且夸张地问道:“有谁认识好的维修工吗?”

  给经济加上自我意志

  更糟糕的是把经济拟人化,就像希拉里·克林顿和无数其他人所说的:“一个服务于每个人的经济”。就好像经济成了一个实体,有它自己的意志,可以决定为谁“工作”,并且向着它心中的目标而“前进”。

  引擎是被外力设计并控制的,以保证其运转“正常”。一个有自我意志的大型实体需要受到监管,以确保这些意图不是邪恶的。

  所以不难想象,要想把政府管控兜售给民众,把它装扮成控制一个工具或一台机器、或扼制住一个邪恶实体的凶险意图,比说出政府干预经济的实情——企图控制人们为了改善生活处境而以自认为最恰当的方式所采取的自愿行动——要容易得多。

  在保护财产和加强契约以防止盗窃、伤害和欺诈之外,国家对市场的干预必然会使统治阶级凌驾于你、你的邻居以及你所爱之人的偏好之上。

  调控经济意味着对个人偏好的践踏

  很多政府法规都包含对人们行动的限制。有些行为受到禁止或被强制执行,且经常伴随着遭到惩罚的威胁。这听起来可不像找个“好维修工”来“修好一台失灵的引擎”那么有意思,对吗?

  或者来看一下政府的财富再分配计划。国家强行将一部分人赚取的收入作为不劳而获的利益分配给其他人,然而大部分战利品都落入了掌管这一庞大计划的官员手中。如果采用这样一种更准确的描述,我怀疑“服务于每个人的经济”这样的推销伎俩还能有多少人买账。

  从一开始,左派们就认为市场是“混乱的”,除非有一位中央监管者对其进行有意识地指导。让这种思维变得很危险的是,左派们狂妄地自命为贤明的君主,可以决定稀缺的资源应该如何在臣民中间分配。在这样的体系中,人民就像棋盘上的小卒一样,被计划者们移来移去。

  经济计划者们掩盖了上述的真相,并熟练地隐藏起自己控制社会的欲望,靠的是把经济描绘成某种需要人来操作的机器,或是一个拥有自我意志的实体——假如没有适当的引导,这个实体会造成浩劫,毁灭社会。

  而掀开这层外衣,我们就会认识到,各种各样的中央计划、管制和政府干预都包含了对有血有肉之人的行为强加控制。

  经济不是一台引擎或一个工具,也没有执行什么“工作”。经济就是你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