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考试 > 经济学 > 正文

你应该了解的遗产税

2018-09-14来源:张是之微信号 作者:张是之

  人类有幸共同生活在这个神秘的蓝色星球中,细想之下,还是一件富有浪漫和诗意的事情。

  如果没有战争和掠夺,世界必然更加美好。然而历史上的战争和掠夺从未停止过,甚至说,和平,仅仅是战争的间隙。

  即使在和平年代,原始的暴力掠夺也正在各个国家演变为法律条文下的「合法」掠夺。

  整个地球,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行政机构来统管地球各项事务。地球的行政区域,如果按照我国的划分,大致上是国家、省、市、县、镇、村这几个等级。

  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前,人们大概只能在村与村之间流动,跨县的流动都比较困难。今天对大多数人来说,是能够在这个行政区域的划分中自由流动的,除了在最顶层的国家层面还无法自由流动。

  另外一个层面来讲,越富有的人流动难度越小。在国家层面之间的流动上,富人更是比穷人享有更大的选择权。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人们寻找的「高处」,其实就是资源更丰富,更容易创造和收获财富的地方。从人口流动数据和房价来看,北上广深,无疑就是人们追寻的「高处」。

  因为这里有着更多的资源,以及更加公开透明的行政服务,无数的人为了理想而来。

  有自由就会有竞争,人们不光争相去大城市打拼,大城市同时也希望能够吸纳更多优秀人才的到来。所以,全国无论哪个地方,都会出台各种不同的优惠条件想方设法来吸引人才,留住人才。

  创造财富的根本,是人

  网传「深圳即将在全国率先试点开征遗产税」,后来被证实为谣言。谣言归谣言,但就遗产税本身而言,既没有天然的正义性,也没有经济上效率可言,百害而无一利。

  遗产税最早产生于古埃及。当时由于筹措军费的需要,埃及法老胡夫选择了开征遗产税。近代意义上的遗产税却是早年的荷兰,后来陆续有国家加入征收遗产税的队列。

  简单讲,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死了,留那么多钱干嘛?不能都留给你的子子孙孙,不如给穷人一些,让他们也沾沾你的光。说好听点,叫调节社会财富分配不均,说直接一点,那就是「劫富济贫」。

  现实是,「劫富济贫」的最终结果,从来都是越劫越穷。抢劫并不创造财富,只会把富人赶走。

  人类发展至今天,家庭依然是个人之上最基本的社会单元,家庭依然是大多数人的生活重心。每个家庭都希望自己的后代能够生活的更好,富人家庭当然也不例外。

  遗产税的出现,平白无故、毫无正义可言地阻断了家庭财富的传承,当人们无法用双手反抗的时候,自然会选择用双脚投票,离开征收遗产税的地方,去一个没有遗产税的地方。即使是跨国流动,这对富人而言,也并非难事。

  实践证明,遗产税往往会逼走富人,迫使他们通过移民方式来避税,导致资本外逃。而富人带走的不仅仅是资本,同时带走的还有技术和企业家精神。这对一个国家来说,恐怕是既没有劫到富,反而失去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变得更穷了。

  正是这个原因,一些国家或地区,就通过取消遗产税和其他税收来吸引资本和人才,比如很多公司的注册地开曼群岛。虽然很多国家仍然保有遗产税,但是近年来却有不少国家或者地区取消了遗产税,目的就是增强自身的竞争力。

  香港在2006年2月11日宣布废除遗产税,香港的行动,促使新加坡在2008年也废除了遗产税。加拿大、澳大利亚、意大利、新西兰、瑞典、马来西亚等国也相继取消遗产税。美国取消遗产税的方案,两次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只是在参议院表决时搁浅。

  21世纪以及未来的任何一个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

  国家之间的竞争是全方位的,我们要吸引人才、留住资本,就要想方设法提高自己的吸引力。别说试点遗产税了,这种想法都不该有。正确的做法是,削减任何可以削减的税费,吸引任何可以吸引的人才,都来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此处应有掌声)

  另外一点,需要普及一下货币的基础知识,货币是一种信用凭证。怎么讲?

  2015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首富王健林身价300亿美元,假如王健林真的把300亿美元存在银行里,那仅仅是说,他有这个300亿美元的信用凭证,可以兑换成实物商品或服务。

  但通常一个人、一个家庭不会实行吃光、用光、玩光的「三光」政策,钱虽然名义上是他的,但存银行,银行又拿去投资,是重新为社会创造财富。

  一旦征收遗产税,条件不同,情况就变了。既然你不让我传承财富,那我就更多的消费,把更多的钱用来购买实物商品,必然引起物价上涨,那才是更让穷人不好过。遗产税会刺激富人挥霍,而不是积累、投资、再积累。

  最后,关于遗产税的正义性问题。

  19世纪德国社会学家弗兰茨·奥本海默指出社会中有且只有两种获得财富的方法

  (1)通过生产和自愿地与他人进行交换——这是自由市场的方式;

  (2)通过对他人生产的财富的暴力征收。

  奥本海默把第一种方法叫做「经济的方式」,而把第二种方法称为「政治的方式」。

  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罗斯巴德指出:

  从自然法的逻辑出发,获得物体所有权的方式只有一种:生产-交换

  一句话,遗产税,既非正义,亦无益处。

  取消遗产税,是世界趋势,千万不要把人家不要的垃圾拿来当宝贝,将自己的竞争优势拱手相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