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考试 > 经济学 > 正文

经济学第二定律 #72

2018-09-14来源:水库论坛 作者:yevon_ou

  经济学第一定律:dT > 0

  经济学第二定律:市场创造一切,除了市场本身。

  一、经济学第一定律

  经济学第一定律,是dT > 0

  意思就是“交易产生财富”。

  当年英王质疑Adam Smith的《国富论》。英王问:“经济学家一不耕地,二不织布。如何敢妄言使得国家大富”。

  亚当·史密斯的回答是:“交易产生财富,交易产生十倍财富”。

  好比一个苹果换一个梨,国家的财富立刻就增加了。

  沙漠国家的石油换泰国的大米,财富增加无数倍。

  对于经济学的辨析,经济学“第一定律”就已经够用了。从头到尾,它已经足够解释一切所有问题。

  交易越多越好。

  交易越多,国家越富。

  君王应该以增加交易为己任。

  一项政策的好与坏,只要套到“增加交易”的套路里,立刻可以判断对错。

  “限购”是好与坏。张三和李四商量好了交易,非得被禁止。非得卖给出价更低的王五。这就是剥削,就是生产力的破坏。

  “禁止童工”,这使得童工和雇主间的“交易”无法完成。童工们只有过上没有工作更悲惨的命运。

  “保护孕妇”。这使得妇女和雇主签订一份“自由解雇”的交易无法完成。使得dT<0,妇女们的处境更为悲惨。

  “最低工资法”。这使得求职人员和雇主签订5元/小时的廉价合同无法完成。dT<0,交易减少。求职者们更加失业。

  “网约车管理条例”。只要消费者自愿和Didi打车达成协议,这就不需要政府来“规范”。规范的结果,只能使得dT<0,交易更加减少。社会更加贫穷。

  诸如此类,dT > 0 (T代表交易)是一条异常强大的公式。堪比物理学界的“能量守恒定律”。

  任何经济政策,把dT > 0代进去,真伪立辨。

  二、经济学第二定律

  经济学第二定律说的是“市场创造一切,除了市场本身”。

  因为“第一定律”还有一个bug,它可以包容一切,除了一样东西:“暴力”。

  那么,为什么我们要把“暴力”单独抽出来讲呢。

  它有什么特别的逻辑或者哲学上的意义。

  以致于和电信业,钢铁业,航运业,保险业等诸多行业不同。你要单独把“安保业”抽出来,并提取到如此高的地位呢。

  因为他涉及到一个至关重要的逻辑地位:

  任何交易行为,都是AB双方都满意。

  任何暴力行为,肯定是A满意,B不满意。

  无论电信业,钢铁业,航运业,保险业,纺织业,建筑业等一切行业。他们的行为均符合“双方满意”的特征。

  任何商业契约的签订,前提都是双方签字。

  唯有“暴力”是特例。暴力行为的特征,是仅有一方满意。

  A高兴,B不高兴。

  而为什么这件事如此之重要呢。我们看回《国富论》。

  国富论中说,如果一项交易完成,AB双方均满意。则AB双方的“福祉”均有所增加。

  整个国家因为而变得更富裕。

  请注意,这里是一个“不变量”。如果你紧紧抓住“福祉”这一个概念的话,则每一次交易完成,他是永远增长的。

  交易越多,国家越富。交易极多,国家极富。

  天下第一。

  而另一方面,抢劫的结果,他是A的福祉增加。

  B的福祉减少。

  而且我们可以严格证明,B减少的,肯定比A增加的更多。

  因为否则的话,AB双方就可以达成“交易”共赢。他们之间就不需要抢劫了。

  所以“暴力”的每一次行为,都导致国家总财富的减少。

  抢劫越多,国家越穷。抢劫无数多,国家无尽穷。

  如果我们纵观21cn世界民族之林,我们需要惊讶的,并不是为什么会有OECD之类的富国。白人们为什么会如此富裕。

  我们真正惊讶的,是世界上为什么会有穷国!

  因为人类几乎所有的初级科技树,例如化肥,农药,煤炭,水力,电力,这些科技树都是完全公开的。机器都是随便买卖的。

  如果你要借钱,国际利率都快低过0%了。

  你真正需要惊讶的,是这世界怎么还会饿死人!

  而饿死人的关键,在于那些国家,无法控制“抢劫”。

  抢劫是市场的大前提。抢劫所到之处,市场荡然无存。生产无法存在。

  也就是说,

  人民会自己产生财富。你只要袖手旁观站在旁边看着。类似于道家的“无为”。市场自然会象下金蛋一样;

  咕噜咕噜把所有的衣食住行,冰箱洗衣机DVD小轿车弹簧床电饭煲智能手机都给你生产出来。

  而真正可怕的,是“没有市场”。

  假设有一批强盗,在Walmart超市门口守着。

  只要这片肥沃的麦田有任何产出,流氓土匪就象闻到腐肉一样地冲进去,将货架上的东西抢得干干净净。

  那你就会沦为北朝鲜。

  不要抢劫

  不要抢劫

  不要抢劫!

  三、政治权力

  美国人把选举权,称之为“First Right”。

  所谓“第一权力”,不是拥有土地的权力,不是拥有股票的权力,而是政治权力。

  因为美国人看得很明白,防不住抢,你有再多的钱也没用。

  如果我们仅仅有“经济学第一定律”,所有的人满脑子都是“自由,交易,解放”。

  则最终我们的国度,将会成长为类似“老子”描述的:“小国寡民,老死不相往来”。

  几乎在铅笔社所有的无政资者构想中,一个ACC的社会,一定是一个个的小团体。

  人们自由自在地生活着,田园牧歌,构成松散的联系。

  而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图景一天都没有发生过。甚至永远也不可能发生。

  发生于2014年的铅笔社大分裂。起源就是李子旸和其他无政资的争执。

  李子旸坚持认为政府是必须的。

  而其他无政资们则嘲笑小政府最终会沦为大政府。你这是自取灭亡。

  在这件事上,我支持李子旸老师。

  因为有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其他所有的ACC们都无法回答,“一旦国家遭遇入侵怎么办”。

  你不能假设所有人都是君子。这个世界上,一定会有小人。

  对于那些“绝对的自由主义者”,他们构思的社会是小国寡民。最多数千人一个的社团。生产力倒是极大丰盛。

  没有常备兵,只有民兵。

  可是如果你遭遇外敌入侵怎么办。敌人生产力可能没你高,可人家聚集起30000人你怎么办。

  对于谭叔等无政资的回答,他们是:“哈哈,小国寡民这的确是无政资的一个弱点”。

  哈哈你个头啊!严肃点,这是要死人的。

  文明的博弈,极端残酷。是整个整个民族的灭绝,几千万人头落地。

  对于如此严肃的基础性疑问研究,怎么可以采取“哈哈”的姿态。绕不过去,你就是错误的一方。

  “市场创造一切,除了市场本身”。

  你一个市场再如何繁荣昌盛。再如何物产富饶。

  可如果蛮族的骑兵就在城外,野蛮人的马刀在头顶盘旋。他们诅咒着杀进城来抢光你的物资,杀光你的族人,异教徒统统上火刑柱。

  这个时候,你还能坚持“无政资优越性”么。

  “市场创造一切,除了市场本身”。

  “暴力”这个元素,你必须单独抽出来处理。暴力不可以交给市场,因为暴力和市场是不兼容的。暴力也无法被纳入方程式中。

  当城外拥有几千名蛮族骑兵时,你也必须建立一支自卫队。人数也需要是几千人,至少不能低过蛮族的战斗力。

  当城外有几万名蛮族骑兵时,你也必须建立一支自卫队。人数不能低于几万人,不能低于蛮族的战斗力。

  当门外是一个庞大的蛮族帝国时,你也必须建立一个帝国。你必须要拥有几百万的军队,非此不能对抗“邪恶帝国”。

  你设想一下,假如你家门口是俄罗斯,日本之类好战而且野心勃勃的帝国。北极熊恨不得每一刻把你撕得粉碎。

  这个时候,那群“无政资”还在妄谈“小国寡民”。还在妄想将每一个公用组织控制在几千人的规模。

  岂不是痴人说梦。

  你必须也建立起一个帝国。而且武力值不能比俄罗斯,日本低。

  这样才能保护国疆。

  当然,任何一个“大型”公有机构的建立,必将不可避免的导致腐败,浪费,生产力的极大扭曲。而且国家更大的罪恶,会向内掠夺。

  但是,世上岂有免费的自由!

  那些生活在糖和蜜的一代人,以为“平等,公平,法制”的交易环境会永远存在。

  以为市场永远存在。

  以为你永远处处是“海底捞”般的笑脸服务,跪式服务。

  那又是何等的幼稚,拿衣服!

  市场从来不会天生存在,从来不会。

  市场唯一不能创造的,是市场本身。

  当我们享受着市场的一切优点时,是因为有人扛着枪,在捍卫着国防!

  当你没有国防时,你也就没有市场。

  市场从来都不是免费的。

  当你享受着市场的一切好处时,你必须额外掏出钱来,来维护他的“国防费”。

  这笔钱千万不能省。

  吃小亏赚大便宜。

  北宋的士大夫们,勾心斗角。结果金兵杀进汴梁城,不管你几朝文墨,统统掳为奴隶。

  明末的东林党们,勾心斗角。崇祯哭诉国家无兵无粮。等李自成杀进城来,所有的大户统统成为了羊羔。

  四、昂贵开支

  我一直反对铅笔社的谭叔。在我看来,他就是“小家子气”。

  因为国防的原因,我们必须组织强大的政府。因为大型的政府,必然有大型的浪费。

  谭叔在那里痛心疾首,整天掰着指头算,这又浪费了多少,那又浪费了多少。

  这笔钱一定得花。不论汴梁城的长老们,花掉了多少钱,总比金兵入城要好。

  第二次布匿战争,坎尼惨败之后,罗马元老院全部元老,捐出自住不动产之外的一切财产。

  罗马因此组建一批新军团,百折不饶。

  我想,这就是罗马文明之后走向极盛的原因吧。

  我们将“最终暴力”视为一种无法纳入方程式的元素。必须另列计算。

  因为“暴力”的存在,必然无法做到彻底的100%的市场化,必然无法做到绝对的“生产效率最大”。

  但这还是值得。我还是支持爱国主义,还是支持强大国家。哪怕有时候会导致生产力损失。

  完美主义是种病,得治!

  照着这个思路推下去,前二天有人提出了一个问题。“川普赢,还是圣婆赢,对中国更有利”。

  Hillary赢的话,美国基本上就是完蛋了。会沦为一个拉美化国家,中国也会失去进出口贸易伙伴。

  川普赢的话,美国可以续命。中美贸易可以进一步发展。但是很多人对美帝心怀有敌意。

  我的回答是:“看美国是不是我们的敌人,会不会以武力进攻中国”。

  如果美国不可能以武力进攻中国的话,那我希望美国一天天好起来。因为贸易伙伴活得越好,中国也就活得越好。

  我希望Trump赢。

  (也希望Hillary去俄罗斯当总统)

  同样道理,政府有时候会干预国际贸易。有些东西可以出口,有些东西不允许进口。

  如果按照“100%纯粹自由主义”的观点,任何贸易都不应该阻止,任何贸易都应该鼓励。

  但是考虑到“暴力不能包纳进市场经济”。长期以来我一直思索一个问题:“打仗的时候,能不能卖给敌军炮弹”。

  答案是不能。所以和我们交战的国家,应该部分停止贸易。

  对我们敌意的国家,应该限制贸易。[2]

  五、经济学第三定律

  铅笔社谭叔之流,属于脑子僵化,我甚至都怀疑他如此自傲,以致于再也听不进新的知识。

  当见识了“经济学第二定律”之后,他肯定又会回答:“暴力也可以市场化,镇政府可以自由选择警察公司”之类妄语。

  拜托,我们谈论的是军队。不是警察好么。

  最终暴力无法被替换,也不可能被包含到“市场”概念中去。

  这是经济学第三定律的内容。有空再讲。

  (yevon_ou@163.com,2016年8月1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