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考试 > 经济学 > 正文

经济学开篇 #20

2018-09-14来源:水库论坛 作者:yevon_ou

经济学

  经济学#20

  经济学没有流派。世界上只有二种经济学,讲道理的,和不讲道理的。

  一、坑外有坑

  当我读高中时,好友Magnus和我说,经济学是一门奇异的科学。是唯一的“正反双方”都可以获诺贝尔奖的学科。

  当时觉得 “哇,好高大上啊”。

  经济学是一门实证性科学,即他无法做实验。也不知道一些举措,譬如加息减息,刺激性财政政策,这些行为的真实效应是多少。

  因为他只有一个输出量,就是GDP。而各项政策的效果,是无法单量的。

  据说尼克松总统曾经想要找一个独臂的国家经济顾问。因为他的经济学家总是和他说“In one hand……in another hand……”,搞得老尼不胜其烦。最终忍不住翻脸说有没有杨过九难之类的。

  当时很年轻,很不懂事,觉得真有道理。大学生知识份子就是不一样。

  一直到许多年以后,才发现这样的“讲法”是有很大问题的。

  1967年出现了学说“理性人共识”。

  其具体的解释,指二个人,如果都是绅士,完全秉承着善意探讨的精神,没有任何偏见和不可逾越的宗教信仰。纯粹基于科学和逻辑的推论;

  则最终二人是能达到共识的。

  也就是说,科学是有的,真理的道路是唯一的。如果让一正一反,二个经济学诺贝尔奖得主关在同一间小黑屋里面。关上三个月,最终他们是会得出“共识”而出来的。

  二个人中必有一个是错的。

  那么,为什么现实生活中,克鲁格曼和哈耶克都是诺贝尔?

  二、万物理论

  世界上有没有“万物理论”,有没有一条揭语,直指本心。一语道出,云开雾散,大道破得干干净净。

  幸运的是,这并不是一个哲学问题。而是真实发生的事。

  据我所知,至少发生了二次。

  一次发生在古希腊时期。欧几里得发现了“几何学公理”。

  将当时繁杂复扰的几何学知识,通过几条简单的公理。可以象房子建筑大厦一样,一层一层垒起来。

  给你几块地基,最终垒成摩天大楼。其简洁,精妙,千百年后仍让人赞叹不已。

  另一次则发生在19世纪。

  当时地理大发现,越来越多的物种被发现。都超出了《圣经》的描述。

  生物学,一度被认为是不可归类的。

  因为生物实在太多样化,太复杂,红尾翅蝇,巴西蜗牛,苔藓与磷虾,他们完全没有共同点和相似之处。也完全无法理解与脉络。

  这时候,出现一个人,他只用了一句话,八个字,就将地球870万个物种解释得清清楚楚。破得干干净净。

  这人是CR.Darwin,他说的八个字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有了这条主线轴,寒带为什么没有常绿树,三文鱼为什么要迁徙,大猩猩为什么不会绝经,这些问题就很清楚了。

  人类再回过头来看自然界,看得是清清楚楚。宛如公式在手,再把环境变量套上去就可以了。

  如果把人类文明粗略地分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

  那么自然科学皇冠上的宝珠,是物理学。他几乎是一切实用科学的基础。

  而社会科学的总轴,皇冠上的宝珠,是“经济学”。

  三、政治经济学

  学术界一直有一个词,叫做“经济学帝国主义”。

  意思就是经济学如此强横,以至于任何一个社会学科他都可以插上一手。凡事都可以用经济学解释。

  为什么人们会闯红灯,因为经济学。

  为什么印度要烧死寡妇,因为经济学。

  为什么伊斯兰不吃猪肉,因为经济学。

  为什么监狱里Gay的比例会大幅增加,还是因为经济学。

  经济学几乎解释了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几乎每一个宗教,习俗,道德传统,饮食烹饪,家庭亲情,婚姻恋爱,几乎每一个角落都有经济学的解释。

  就好比“进化论”对于生物学的解释无所不在。

  在这个时候,“经济学”产生了一场质变。变成了“政治经济学”。

  因为经济学这件事,本身具有“大义”的名分。

  马克思曾经说过,生产关系要适应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关系的所有调整,关键要解放生产力。

  所以对于“最大生产力”这件事,本身就具有大义的名分。

  哪怕对于统治者,他也是需要“生产力”越大越好的。

  因为统治者并不是一个人,一个大哥下面跟着一群的小弟。

  每一个小弟,都张大着嘴,渴望捞取更大的利益。有糖派,才能团结人心。没糖吃,队伍就散了。

  在一些情况下,这可以通过掠夺其他群体来维持。但长远来看,还是要创造财富,创造更多的财富,才可以维持统治。才可以让下面的每一张嘴都开心。

  “生产力的发展”,是一股不可阻抗的历史洪流。

  “经济学”本身会对这个世界作出解释。但这个解释,真正有文化有思想的人,会知道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但这就违反了统治者的利益。

  譬如说,我们知道“武媚娘”剪胸是错误的。

  广电总局禁止小米盒子是错误的。

  上不了Google是错误的。

  加油只有二桶油是错误的。

  微信POS不允许展开业务是错误的。

  但是知道这些错误,违背了统治者的利益。

  “经济学”本身占据了大义的名分。统治者如果不想面对这些错误,那么他最好的选择是“阉割经济学”,或者给你一门错误的经济学。

  所以我们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真正的“经济学”。有的都是“政治经济学”。也就是统治者塞给你的经济学。

  在中国,我们学的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

  在欧洲美国,人们学的是大政府凯恩斯主义经济学。

  其共同的特点,这二门经济学都是错误的。

  但是政府需要这么做,他需要给人们洗脑。以获得“大义”的名分。要使人民相信,统治者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符合理论逻辑的。生产力最大化,最治国治民的。

  所以,诺贝尔经济学奖,出现二个相反的“经济学家”得主根本不奇怪。纵观其得奖名单,凯恩斯主义占了一大半,真正奥派只有Hayek一个。

  诺奖基金会也是人,人有什么不可操纵的。上次日本觉得三十几年没出诺奖了,于是次年就得了一个文学奖。

  四、扭曲的世界

  好吧,本账号是一个俗不可耐讲钱的账号。各位听我嗑嗑叨叨讲了半天,到底和赚钱有什么关系。

  “体、用、术”,在基础理论之中,我们所学到的并不是真正的科学:“奥地利经济学派”。

  而是政府强行灌输给我们,错误的政治经济学。无论是马克思,还是市面上流行的“西方经济学”----凯恩斯主义。

  这里面就产生了扭曲,就产生了错配。就产生了套利空间。

  内功心法的不同,一开始就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体、用、术”知道了体基础三观已毁,具体的用法还要下篇再讲。

  (yevon_ou@163.com,2015年2月27日午后)